2018年八成上市公司投資賺了,中國人壽最會“投”賺超千億

來源:新京報 時間:2019-04-29 10:46:03

“從近年來看,上市公司投資收益占凈利潤比重較高。數據顯示,2010年-2018年上半年的投資收益與凈利潤之間的相關性達到0.93,由此可見,投資收益的增加會大概率帶動凈利潤的增加,投資收益已經成為上市公司帶動利潤的利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后盤和林向新京報記者分析道。

根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4月27日,A股3609家上市公司已經有3235家披露了2018年年度報告,占比約為89.64%;而在3235家已披露年報的上市公司中,有3066家公布投資收益,占比約為94.78%。

更進一步分析,公布了投資收益的3066家上市公司,2018年的投資收益(合并報表)總額約為9910.72億元,其中,有2622家投資收益為正數,444家投資收益為負數。從利潤方面來看,這3066家上市公司2018年的凈利潤(合并報表)總額約為35602.24億元,其中,有2734家去年凈利潤為正數,有332家去年凈利潤為負數。

盤和林認為,“目前,上市公司投資還是比較穩健的,投資風險可控。不過,投資收益應該是上市公司利潤的補充,主營業務所帶來的利潤更能反映一家上市公司的真正盈利能力,個別上市公司把投資收益當作救命稻草或是掩飾主業短板的伎倆,這是值得投資者警惕的。”

去年八成上市公司投資賺了,中國人壽最會“投”賺超千億

2622家公司投資收益為正,總額約萬億

Wind數據顯示,在3066家公布了2018年投資收益的上市公司中,有2622家公司的投資收益為正數,占比約為85.52%。其中,中國人壽以1113.96億元的投資收益居首位,中國平安(601318)、中國太保、中國人保、新華保險依次排在第二至第五位,對應的投資收益依次為745.89億元、534.77億元、442.63億元和338.03億元。

經統計,上述2622家投資收益為正的上市公司,其投資收益總額約為1萬億元。除此之外,還有444家上市公司的投資收益為負數,其投資收益總額約為-147.78億元。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投資收益為正數的上市公司中,五大上市險企(中國人壽、中國平安、中國太保、中國人保、新華保險)穩居前5強。

仔細梳理這5家上市公司的2018年年度報告可以發現,由于去年資本市場波動,各家上市險企的總投資收益率均已下降到5%以下,對公司經營狀況產生影響。從投資組合來看,去年各家上市險企均降低了權益類投資比例,而提高了固定收益類投資比例。

在五大上市險企之外,上汽集團(600104)以331.26億元的投資收益排在投資收益為正數上市公司中的第六位。2018年,上汽集團實現營業收入約為8876.26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4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360.09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65%。

上汽集團雖然屬于汽車制造行業,但是公司的主要業務除了整車(含乘用車、商用車)研發、生產和銷售等,還包括汽車相關金融、保險和投資業務,并且上汽集團還在產業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領域積極布局。

財通證券認為,上汽集團2018年收入與凈利潤均實現正增長。不過,非經常性損益較2017年大幅增加21.1億元至36億元,主要為政府補貼增加以及子公司華域汽車(600741)并表上海小糸的一次性溢價確認為投資收益,扣非后公司凈利潤略有下滑。

東方證券分析稱,上汽集團2018年投資收益為331.26億元,同比增長7.5%,受益于上汽大眾和上汽通用盈利能力提升。

444家公司投資收益為負,華錄百納(300291)虧最多

Wind數據顯示,在投資收益為負數的444家上市公司中,虧損額最大的是華錄百納,其2018年投資收益約為-14.81億元。虧損額名列第二至第五位的上市公司依次為上海萊士(002252)、西部礦業(601168)、華聞傳媒(000793)、中國銀河,對應的投資收益依次約為-11.25億元、-9.3億元、-7.87億元和-6.13億元。

華錄百納的主要業務包括影視、綜藝、體育、營銷等。2018年,華錄百納實現營業收入為6.30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71.99%;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4.17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3201.19%。

華錄百納表示,公司2018年業績變動較大的主要原因為報告期內綜藝、內容營銷收入大幅下滑,同時,部分影視項目未到收入確認時點導致相關營收減少。

對于2018年度業績虧損的原因,華錄百納提到,子公司廣東藍火出售其所持有的北京藍火100%股權與喀什藍火剝離以部分存貨、應收款項、預付款項等資產償還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債務后的100%股權。公司根據《企業會計準則》及公司會計政策的相關規定,將相關商譽按照自購買日起一貫的方式分攤至標的公司的資產組合。對以上資產組進行處置,相應沖減分攤至相關資產組的商譽,形成投資損失。

根據年報可知,在非主營業務情況中,華錄百納的投資收益約為-14.81億元,占利潤總額的比例為43.94%,主要系本報告期公司出售資產投資損失所致。

新京報記者對比2017年上市公司投資收益的整體情況發現,西部礦業已經不止一次因為投資虧損額過大而名列“虧損榜”前列。2017年,在3346家披露了投資收益的A股上市公司中,西部礦業以-1.67億元的投資收益排在“虧損榜”的第12位。

2018年,西部礦業在投資收益方面的虧損額進一步增加。

根據年報,西部礦業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約為287.12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1.8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0.63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535.82%。2018年,西部礦業的投資收益約為-9.3億元,其中,對聯營企業和合營企業的投資收益約為-9.2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距離年報披露日不足一周的時候,西部礦業突然發布了業績預告的“變臉”公告。這份公告顯示,西部礦業2018年業績從預盈超1億變為預虧超20億,原因是對青投集團長期股權投資計提減值損失25.22億元。

官網顯示,西部礦業是一家以礦產資源綜合開發為主業的大型礦業上市公司,成立于2000年,于2007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上市以來,西部礦業從未虧損,而如今預虧的20.63億元,已經超過了上市公司2011年至2017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的總和。

投資收益構成花樣多,有公司借此“保殼”

事實上,投資收益的構成內容很豐富,包括企業對外投資取得股利收入、債券利息收入以及與其他單位聯營所分得的利潤等。其中,投資股票、買理財、賣地賣樓等成為大眾眼中的常見形式。

對于大多數主營業務與投資無關的上市公司,投資收益有時候僅是為了增厚業績,也存在一年或多年均無投資行為的上市公司,但是對于某些上市公司而言,投資收益會拖累其整體業績,也會幫助上市公司完成“保殼”目標。

有市場觀點認為,上市公司如果過分依賴投資收益,尤其是股票投資收益,容易造成業績的巨幅波動,給上市公司經營造成較大風險,很多時候不利于公司的長遠發展。

盤和林告訴新京報記者,“投資收益相比絕大多數上市公司的主業收入而言,屬于高風險收益,受行業政策、宏觀經濟、金融市場波動等外界因素影響較大。”

主營業務為生產和銷售血液制品的上海萊士便因為炒股拖累了2018年的整體業績。2018年,上海萊士實現營業收入為18.04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6.4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18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281.66%。

2018年,上海萊士的投資收益約為-11.25億元,占利潤總額的比例為64.06%,主要為交易性金融資產持有期間和處置時產生的投資收益,以及對同方萊士按投資比例享有的凈產增加額。

另一邊,海南椰島(600238)則憑借投資收益“保殼”成功。

2018年,海南椰島實現營業收入70599.25萬元,同比減少43695.78萬元,減幅為38.23%;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051.33萬元,上年同期為-1.06億元,實現扭虧為盈。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海南椰島2018年的投資收益約為2.18億元,上年同期約為0.18億元,增幅為1142.51%。

海南椰島表示,公司2018年投資收益大幅增加,主要系出售海南椰島陽光置業有限公司60%股權產生的收益。

2018年的業績對于海南椰島而言十分重要,因其2016年度、2017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連續為負值已經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如果公司2018年度經審計凈利潤繼續為負值,將面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

因此,扭虧為盈成為海南椰島2018年的主要目標,最終公司以公開掛牌的方式轉讓全資子公司海南椰島陽光置業有限公司60%股權和出售椰島綜合樓實現收益,2018年度實現扭虧為盈。

新京報記者 閻俠 編輯 趙澤 校對 楊許麗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科創板上市委員會的候選人名單公示
下一篇:最后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UU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