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中美互通電話之后 不要錯過貿易戰降溫的機遇期

來源:洞察網時間:2018-11-02 15:54:33

中美兩國領導人在11月1日互通電話,雙方共同表示,兩國經濟團隊要加強接觸。此前,各方對年前中美避免貿易戰升級為全面貿易戰,阻止2000億產品關稅從10%升至25%普遍比較悲觀。例如,美國商會會長畢艾倫表示中美貿易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很小,因為雙方都已沒有接觸。不少國內政府工作人員和學者也對貿易戰終止的預期很低。

但是,京東金融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博士認為,越是悲觀,往往說明事態越嚴重;預期越低,往往越是有談判的希望。此次,“習特通話”就是一個積極跡象,說明11月底G20會議或是年底為貿易戰降溫的寶貴窗口期。

大部分人對中美貿易戰的緩和并未抱有太高期望,主要源于以下幾個方面的考慮:一是9月24日美國對華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以來,中美雙方談判一度陷入停滯階段;二是美方的要價水漲船高,希望中國在國企補貼、知識產權、中國制造2025等方面做出更多承諾,并將經濟問題延伸至外交、政治等諸多領域,中美短期分歧看似無法調和;三是美方對待談判態度軟硬兼施,讓人無法判斷其底線與真實意圖,如一方面表示貿易戰有的談,一方面又放話,如果中美領導人會話無法取得進展,美國準備在12月初宣布對所有剩余進口商品征收關稅。

沈建光認為,抓住11月G20中美高層會晤的關鍵時點,拖延貿易戰進一步升級到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甚至是重啟談判,達成休戰協議,都是有可能性的。實際上,除了“習特通話”釋放的積極信號以外,結合當前美國經濟的一些表現、中美雙方的政策取向和態度釋放等方面來看,一些促和的跡象已然出現。

從美國來看,特朗普雖然對待貿易戰咄咄逼人,但貿易戰對美國而言絕非穩賺不賠。美國經濟走勢、金融市場波動、國內政治風向與企業界的反應,都將成為影響未來美國對待貿易戰政策取向的關鍵變量。

在金融市場方面,10月美國出現了“股債雙殺”的局面。截至10月26日收盤,標準普爾500指數、道瓊斯工業指數、納斯達克指數分別較年內高點下跌了9.3%、8.4%、11.9%。同時,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則一路上揚,于10月9日升至3.256%的高位,刷新2012年以來最高水平。美國金融市場巨幅波動,凸顯了投資者的恐慌情緒,一方面與美聯儲加息、估值過高等基本面因素有關,一方面也受到貿易戰不確定的影響。

從美國經濟基本面來看,美國經濟到達階段性頂點是大概率事件。三季度美國經濟超預期達到3.5%,主要與稅改企業盈利改善和居民薪酬上漲拉動消費支出增加密切相關。但隨著明年稅改利好基數效應消失,貿易戰負面影響顯現,且美國財政政策空間已越來越小,美國經濟或將承壓。IMF在10月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中預計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將放緩至2.5%,較今年4月的預期值下調了0.2個百分點。

此外,貿易戰或推高美國通脹水平。在特朗普對華加征關稅的2000億美元清單中,家具、皮革制品均被納入對華加征關稅的范圍,而這兩類產品中美國進口自中國的產品占據其進口的一半以上,加征關稅無疑將加大美國國內商品價格上漲壓力。倘若特朗普更進一步,對全部來自中國的商品加稅,考慮到美國目前九成的雨傘,八成的玩具、七成的頭飾、六成的行李、五成以上的鞋類、紡織產品進口均來自中國,也將損害美國消費者的利益。

另外,通脹的上行,使得美國不得不收緊貨幣政策,繼續加息,這也是特朗普不愿看到的,其早前曾就美聯儲的加息行動大加指責,美國國內政策分歧也會進一步加大。

從美國企業角度來看,貿易戰對美國企業成本的影響開始顯現。比如,全球最大的建筑設備生產商卡特彼勒近期表示,由于鋼鐵進口關稅和貨運費上升,導致公司最近一個季度產生了約4000萬美元的額外成本。美國福特汽車9月就曾表示,鋼鐵關稅已經導致公司獲利減少10億美元。此外,波音公司也表示,去年中國航空公司的業務占該公司總業務量的30%,長期貿易戰將對波音公司不利,目前波音公司未來考慮首次脫離美國本土,計劃在中國內地投資修建完工和交付中心。此外,近期美國兩黨多名眾議員亦有所行動,積極推動特朗普政府允許企業申請最新一輪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豁免。

對于特朗普本人而言,如今其面臨的內外部政治壓力同樣不小。于內,特朗普在11月初有贏得中期議會選舉的政治目標。考慮到目前選舉形勢對共和黨而言越來越有利,一旦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拿下兩院多數席位,謀求連任將成為特朗普的主要任務,未來避免美國經濟下滑十分關鍵。對外,通俄門的調查深入、與歐盟、日本傳統盟友的間隙、以及土耳其對沙特的步步緊逼打擊特朗普在中東威信等等,都使得特朗普在對外關系上多面承壓,如果再加上對華的全面對抗,特朗普很難游刃有余。

于中國而言,避免貿易戰升級的考慮一直都在,畢竟貿易戰蔓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深遠的。雖然短期來看,美國進口商與零售商有一定的調整空間,人民幣貶值、出口退稅率調高也會減緩很大一部分壓力。但從長期來看,由于替代美國的出口市場并不易得,貿易戰對投資前景、企業家信心,產業鏈以及上下游行業的影響深遠貿易戰持續越久,風險越大。

例如,雖然從理論上,中美爆發貿易戰后,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可以轉向其他國家地區。但通過研究發現,中國主要出口商品在其他幾大出口國的進口額中所占的比重已相當之高,進一步提高出口比例和市場占有率的空間極其有限,要想找到美國市場的替代市場或是十分困難的。

尤其重要的是,中美貿易戰對產業鏈的影響不容小視,這種影響是數學模型難以精確計算得出的。例如,出于對中美貿易戰前景不確定的擔心,越來越多跨國企業對中國投資存在遲疑,并在逐步調整其全球布局。據報道,為避免美國的高額進口關稅,部分日本大型制造商已在重新審視其在中國的業務,并有計劃將生產線轉移出中國。蘋果公司就加征關稅表示擔憂,但特朗普卻在推特上表示,蘋果只要把相關的工廠遷回美國就能夠輕松解決。

更進一步,可以預期,中美經貿關系始終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一旦經貿關系不穩,地緣政治、意識形態等方面的矛盾會更容易急轉直下。因此,珍視11月底G20中美領導人對話的難得時間窗口,盡量延緩貿易戰的階段成果,還是值得嘗試的。

可以看到,目前已有越來越多的政策信號正在為11月G20中美高層對話營造談判的空間。例如,中國已經恢復了對美國大豆、玉米和石油的進口;《人民日報》刊登的秦朔文章《風雨過后是彩虹》中提到,中國已不屑于實施“以牙還牙”的直接報復,態度傾向有所緩和;此外,有報道稱昆侖銀行或于11月1日起停止接受伊朗向中國支付的人民幣款項等等。

除此以外,中國進一步的開放措施正在落地,包括習主席在博鰲講話時提到的加大進口、降低汽車關稅、開放服務業和金融業、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等措施。而近期,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G30國際銀行會議上的發言時提到,為解決中國經濟中存在的結構性問題,將加快國內改革和對外開放,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并考慮以“競爭中性”原則對待國有企業。

對待貿易戰,沈建光認為,在特朗普底線不明的背景下,需做好兩方面的打算。一方面,為最壞的情況做出準備,做好自己的事情,提振各界對于中國經濟發展的信心。加快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對于市場化改革的部署,改革措施的落實“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加快對外開放步伐,并積極參與多邊談判,如加快中歐自貿區嘗試,加強東盟16國之間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以及推動中日韓FTA談判,甚至主動參與加入CPTPP都是積極嘗試,有效對沖外部風險。

另一方面,11月中美領導人會面,是貿易戰降溫的難得時間窗口,統籌考慮,盡量避免中美之間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轉為全面對抗。相信經過貿易戰以來,美國經濟、政治方面的多方風險日益顯現,特朗普全面對華貿易戰的壓力也將不小。

中國不僅市場規模大,且產業鏈完備,是美國企業難以割舍重要的重要市場。比如,在中國加快開放后,特斯拉、雪弗龍就都表示在中國設廠,預計年底談判。所以,即便美方看似咄咄逼人,但也有望給出更加務實談判條件。因此,積極把握住11月的G20中美談判,促進中美在貿易問題上達成和解,值得一試。

10月美國“股債雙殺”一定程度上體現了貿易戰的不確定性影響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準備好了!餓了么助力天貓雙11商業奧運會
下一篇:最后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UU彩票